[1]

 

从现在起到2020,中国处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定性阶段,改革进入攻坚期和深水期。中国每五年出台一个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今年是第十二个与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相衔接的年份,对中国来说是关键的一年,对中国教育来说也是关键的一年,主要体现在,深化改革与加强法治并举。对此,习近平主席深刻地指出,我们要让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如鸟之两翼、车之双轮,推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如期实现。

当前,中国经济正在进入新常态,最显著的特征有点,一是经济转为中高速增长,也就是年均增速比以往低两到三个百分点,公共财政教育投入增量可能适当趋紧,既要用好、又要节省的要求就更高了。二是产业结构深度调整和优化升级,带动就业结构变化,直接影响人力资源市场供需格局。三是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成为必然选择,将进一步要求教育系统增强服务贡献能力。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发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现已实施五年,时间过半,对进展状况将有中期评估。我相信,今天会议研讨的可持续发展教育(ESD),是同中国宏观发展新形势和政策新走向密切联系在一起的。

未来五年,能不能使得中国教育现代化提升到一个新的水平,特别是教育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将是中国教育理论、方法、手段现代化的重要基石,涉及实现中国梦的大局,多年来,我和史根东教授团队一直认为,可持续发展教育,作为教育现代化题中应有之义,可分为教育自身的可持续发展教育置身于可持续发展之中,以及教育服务于可持续发展等多个方面。我注意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去年在日本召开的ESD大会,对上述几层政策意图都有很好的描述,而且,在不久前有关2030年世界全民教育(Education for All)行动纲领的谋划当中,也牵涉到促进可持续发展教育的新导向。

从中国教育政策历程来看,可持续发展教育首次纳入国家宏观政策范畴,应该是在2010年,近五年来我们的探索实践和同一时期国际社会所倡导的可持续发展十年行动,完全是交织在一起的,有很多经验需要总结。据此,展望新世纪中国教育,将包含四个方面非常重要的要素,就是更有质量、更加公平、更为有用、更可持续。

尤其是一个多月前,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明确提出,在基本原则上希望加强生态文化宣传教育,这和可持续发展教育好多内容是相包容的。文件还特别希望文明健康的生活方式、消费模式和文明意识,都能逐渐地在中国土壤上生根发芽、长成大树、结出丰硕果实。所以,现在谈到的生态文明意识,和近十年我们强力推进的ESD非常合拍,都强调要从娃娃和青少年做起,从家庭和学校教育抓起。文件强调要把生态文明建设和素质教育贯通起来,纳入国民教育体系和干部教育培训过程。这是一个重要的内化过程,事关德治与法治。其实,道德力量是自省、自悟、自律,法治则靠制度解决问题,更多靠外部约束、规范、规制,我们推展可持续发展教育,经常感受到德治与法治相结合的必要性。

同时,我们也要看到,从终身教育向终身学习的历史性变革,正在悄然发生。实际上,学习比教育范围更大,能够包含以往非常熟悉的制度化教育,特别是进入新世纪以来,国际组织越来越倾向用终身学习(Lifelong Learning)来替代终身教育(Lifelong Education,这样做的好处,就是把原来的金字塔式教育架构,以正规学校学历教育为主,逐步变成由与其他非正规、非正式学习相结合,好似一正一反两个三角形,共同构成新的学习模式,这就是我们重新思考学习与教育关系的立脚点。

新中国成立60年来,教育结构不断变化,从图中可以看得非常清楚,也就是说大中小学在校生,从像图钉倒过来放,逐渐变成一个三角形,再变成正梯型,说明中国公民受教育机会在逐渐扩展。而终身学习立交桥的搭建,需要正规教育与非正规、非正式教育相互补充融通。如果把教育比作2010年世博园中国馆,四根支柱就是要把基础教育打牢,上面的倒伞状即是高等教育、职业教育、继续教育,具有更为广阔的发展空间,将意味着学习贯穿人们一生,终身学习立交桥由此成型。

如何配置好教育资源,关系终身学习大局。当世界银行把全球服务分成公共的和非公共的,中国作为人口最多的发展中国家,从本国实际出发,把公共服务再切分一下,变成基本公共服务和非基本公共服务。对教育而言,对非排他性的基本公共教育服务,各级政府必然要尽力而为依法保障,对具有一定排他性的非基本公共服务,或是完全排他性的非公共服务,政府只须量力而行予以支持、依法监管就可以了。

近年来,互联网+学习和教育的新模式也是异彩纷呈,包括慕课(MOOCs,在从教育扩展为更广泛意义的学习进程中,公共资源和非公共资源的分担显然不同。我们在用好互联网+学习和教育的优势与机遇的同时,也会面临很多困难和挑战。比如,处境不利群体怎么抓住当前机遇赶超上来,会不会形成更加被动的循环?还有拓展之后的学习行为和结果,能否有可测量的标准去评价?实际上,21世纪的人类学习方式与过程,越来越跃上新的台阶,从而变得面目全非。我相信,无论是机遇还是挑战,都给可持续发展教育注入一些我们必须深入考虑的元素。应该说,重新思考21世纪的学习,仅仅是刚刚起步,还需要不懈探索和长期实践。

 

 

 



[1] 张力:作者系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秘书长,本文根据作者在2015年亚太可持续发展教育第三次专家会议上的发言要点记录整理。

重新思考学习的今天和明天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