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菲尔德大学(英国)冯凌

摘要:

    本文详细介绍了正在英国高校开展的可持续发展教育的成功范例,以及借鉴英国经验发展中国可持续发展教育的思考和建议。

    该范例课程的核心内容是围绕着公民在可持续发展中应具备的思维方式和行为准则而展开的,目的在于教育学生如何正确处理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的关系,为可持续发展打下人才基础。该课程赋于实用性、创新性和建设性,教学效果明显,对于当前我国坚持科学发展观、构建和谐社会、走可持续发展之路的探索和实践提供了现实的参考。

关键词可持续发展教育,可持续培育,课程,案例研究

Title: A Case study of Permaculture Curriculum

Author: Feng Ling

Abstract: the article introduced an example of good practice in British Education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and provided analysis of the feasibility and transferability of the example to China. The example module aims to introduce students how to approach human-society and human-environment issues, in order to become responsible and productive citizens. The module is practical, innovative and constructive, and has achieved satisfactory learning outcomes. In the march towards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it is worth introducing such a module, with modification, to Chinese education system.

Keywords: Education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Permaculture, curriculum, case study

 

一、可持续发展教育的宏观背景

    可持续发展指的是经济、环境、社会三大系统的协调发展。从此角度看,世界的发展形势不容乐观。中国也不例外。在某种程度上,中国的形势似乎更加严峻和复杂:人均资源不足,环境质量持续下降,地区经济发展不平衡,失业率、贫富差距增加。可喜的是近些年来,诸多现象表明中国对可持续发展的重视程度越来越高。这对中国乃至世界都具有重大意义。认识事实并不困难,困难的是如何重新定位,扭转局势,寻求可持续发展之路 (Porritt, 1996)。教育在这个重新定位的过程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其中,以其跨学科的研究经验和培育未来决策者的属性,高等教育被认为是尤其兼俱有实力和责任来担此重任的 (Rebello, 2003)。然而,中国高校学生的素质和技能尚无法满足可持续发展的需求,目前的可持续发展教育仍然处于中国主体高等教育系统的边缘,急待纵深发展与横向结合。研究和实践可持续发展教育应是中国教育界的重要课题。

二、可持续培育的起源和展开

   “可持续培育” (Permaculture) 一词发源于澳大利亚,由Bill Mollison和David Holmgren于70年代中期创立。早期的可持续培育侧重于合理有效的利用自然和农业资源。直到近年来,可持续培育才得以系统深入的发展。经过David Holmgren多年来的实践和教学,于2002年,将实践提炼为理论,出版了《可持续培育──原则和可持续之路》 (‘Permaculture: Principles and Pathways beyond Sustainability’)。经过升华的可持续培育体现了后现代价值观,利用生态学原理,系统详细的指导人们如何有效的管理资源,正确地认识个人需求,从依附性的消费者变为负责的、有产出的公民,并同时达到健康充实的生活状态。无论贫富、地理、气候的差异,可持续培育都具有广泛适用性 (Holmgren, 2002; Bell, 2004)。实践表明,这种积极的、自下而上的运作使解决复杂的、抽象的可持续发展问题成为可能 (Holmgren, 2002)。

三、可持续发展教育的成功范例

    经各方资讯,我了解到高山和岛屿大学 (University of Highlands and Islands Millennium Institute) 正在教授一门名为“可持续培育原则”的课程,从可持续培育的角度向学生传播可持续发展的理念和行为准则。 该课程的目标和宗旨是:向学生介绍可持续培育的设计原理── 一种处理人与环境、人与社会问题的重要手段 ──使学生在他们的学习、工作和个人生活中得以受益。批判性的分析、评估可持续培育的理念和在它在改善个体生活方式中的实用性是这门课的重点。预期的学习成果包括:(1) 定义可持续培育;(2) 描述可持续培育的发展;(3) 讨论应用可持续培育的各种模式和范围;(4) 分析可持续培育和可持续性之间的关系;(5) 开展可持续培育设计练习;(6) 讨论可持续培育的前景。附加学习成果为:自我管理与发展能力;批判和创新式的思维能力;表达能力;合作能力;权衡价值取向的能力。该课程是高山和岛屿大学的自然科学专业的大二学生的必修课,其它任何专业学生的选修课,并向校外开放。课程内容为 (一) 介绍:1、什么是可持续培育,2、大众和学术界对可持续培育的反应,3、伦理和设计原则;(二) 伦理原则:1、关爱地球,2、关爱人类,3、分配过剩产品,节制消费和再生产;(三) 设计原则:1、观察和互动,2、获取并存储能源,3、获得收益,4、应用自我调节并接受反馈,5、重视并使用可再生资源和服务;6、无浪费生产,7、从模式到细节的设计,8、整合而非隔离,9、采用小规模渐进式的解决方式,10、重视并利用多样性,11、重视并利用边缘事物,12、创造,并同时根据变化做出调整。使用教材为《可持续培育:可持续发展的原则和途径》 (‘Permaculture: Principles and Pathways beyond Sustainability’) 和《可持续培育方法:可持续发展的实践步骤》(‘The Permaculture Way: Practical Steps to Create a Self-sustaining World’)。

    由于可持续培育在英国正规教育中还是相对陌生的领域,很多学生在开课伊始遇到了在把握学习方向方面的困难。老师耐心的为学生答疑解惑,把理论带到生活中来,引导学生走出盲区。谈到学习成果,老师和学生们都异常兴奋。学生们均已学以致用,例如:改善消费方式,传播可持续发展理念,设计家庭节水方案,参加再生能源基金会,有效并重复利用资源。大家从思想到行动上达到了教学目的,成为“负责的、有产出的公民”。之前对可持续发展有所认识的学生也感叹于该课程赋予她们动力。其中一名学生介绍:“这门课开阔了我的整个思维方式。我把可持续发展的责任更看作为个人层面的东西,为自己的消耗和产出负责,而非像从前一样抱怨政府和社会。” 一名自然科学专业的学生的例子很有趣。她在之前并没有认识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也在开课伊始对这门课有强烈的误解和抵触,最终,她的学习成果让老师和其他学生赞叹。她自己种植食物,酿酒,购买产地和消费地之间距离短的物品,以骑自行车来达到锻炼和减少排放汽车尾气的目的。她在结课论文中写到:“我以前的生活方式是不可持续的,急躁易怒、压力大且缺乏动力。经过这门课的学习,我发现,我需要退一步,重新评估,并应用可持续培育进行自我调整。……通过循序渐进的改变,我最终在整体上改善了我的生活状态。现在的我不仅生活得轻松、快乐、经济,而且有所贡献。” 看来,可持续培育的方式能够使学生在贡献的同时有所收获。其他所有被访问的学生也都在他们的个人生活经历中取得了双赢。除了个人生活受益,还有个人能力、学业、事业受益的例子。例如:一些学生通过该课程的学习发展了更高层次的思维方式包括创造性、分析性、批判性、整合性和伦理性思维,培养了团队合作精神、主动学习的习惯、及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愿望和能力。在学业方面,一些学生发现在其它一些课程的学习过程中,应用可持续培育分析问题,能够发现新的收获,如全球化问题、乡村社区问题、自然文化遗产保护问题等。对于一些已经开始职业生涯的学生,该课程赋予了她们工作的灵感,如开发社区福利项目,帮助失业待业人员,在艺术创作和教学过程中使用可再生原料并循环使用。

四、借鉴可持续培育的思考

   研究结果表明,该课程在其已授课范围内取得了不俗的成就,那么,可持续培育教育在中国是否具有适用性?首先,根据以上对可持续培育的目的、价值和作用范围的介绍,可持续培育是符合中国国情的。尤其是针对中国人口众多、问题复杂的特性,可持续培育鼓励发展“草根”力量,将可持续发展与个人利益充分联系起来,通过有法可依的小问题解决复杂宏观的大问题。此外,在我国经济高速发展,人们追求物质经济利益的欲望空前膨胀的今天,可持续培育的理念启发我们:是否我们在忙碌之中忘记了什么,忽略了什么,人与人、人与自然之间的距离为什么越来越疏远。是否我们应该偶尔停歇下来,更多的关心我们的家人、朋友和自然母亲,以一种更全面的人生观和宇宙观去解读我们的人生意义。

    如果能将该课程成功地介绍到中国,收益将可能体现在如下方面。第一,通过培养各专业具备可持续发展素质的人才。第二,该课程采用了以学生为中心的现代教学方法,对教师的多方面的教学技能有较高的要求,如启发、变通、互动、鼓励。该课程的引入有可能激励、帮助教师提高此方面的技能,利于职业发展。第三,培养学生的高素质能力。这不仅有利于学生的个人成长,且有利于在一定范围内建立积极向上的学习文化,拓宽素质教育的实践空间。

    客观地讲,不利于引进该课程的要素也同样存在。其一,以教师为中心、以课本为准绳的传统教学文化依然广泛存在于中国的高等教育。与之相对的是,该课程采用的是以学生为中心、课本为参考的启发、参与式教学。英国的学生对于这种教学方式并不陌生,且能够通过积极的参与,使教学方法发挥作用。从思想和能力上,中国的教师和学生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接受这种的教学方式是在引进该课程之前需要严肃考虑的问题。其二,人力资源有限。目前,从事可持续发展教育的骨干队伍基本由资源、环境或生物方面的专家组成,社会科学等领域的专家尚未更多的关注参与 (史,2004)。在英国,该课程的老师具备丰富的环境科学和社会科学的教学和实践经验。此外,他还在亲身实践可持续培育,且对其抱以极大的热情。正如他的学生们所说,他能够灵活运用启发互动的教学方法,将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相结合,他是该课程成功的关键因素。中国的高校教师们是否能够胜任于此类课程的教学,还是一个问号。其三,师生比例偏低。中国高校的实际师资供应能力早已满足不了连年大规模的扩大招生。受限于越来越紧迫的师资供应,‘小班授课’ 的生境芨芨可危,师生之间的交流也随之越来越少,越来越淡。相反,该课程的师生比平均为8:1,保证了师生之间、学生之间的互动。而这种互动也正是该课程成功的另一关键因素。缺乏小班授课的保障,在中国实践可持续培育课程的有效性还有待评估。其四,教材紧缺。关于可持续培育的中文出版物尚未出现。此外,在英文教材中,虽然可持续培育的理论是通用的,但英文教材中的部分内容可能会由于地域和文化差异使中国学生产生陌生感。

五、建议

    综合考虑引进该可持续培育课程的优势和劣势,我建议将该课程引入到一些目前有一定实力或发展基础的院校的本科教育中。原因主要有三:第一,可持续培育符合中国国情。第二,成功引进该课程的收益相当可观。第三,上文提到的引进该课程的不利因素也同时是发展中国可持续发展教育的障碍。引进成功的范例有利于揭露弱点,刺激发展。当然,引进该课程并非生搬硬套,还需要比较中英两国的国情、高等教育及可持续发展教育的异同,根据中国国情直至各地区、各高校的实际情况对该课程进行调整、变通。

    面临整个社会可持续发展的严峻挑战,可持续发展教育的研究和实践空间将越来越大,急需更广泛的关注、借鉴、创新、实践、参与及合作。希望此篇文章能够为中国的可持续发展教育提供一定的参考。祝愿在探索可持续发展的道路上能够看到越来越多的希望。

 

参考文献:

Bell, G. (2004) The Permaculture Way: Practical Steps to Create a Self-sustaining World. UK: Permanent Publications.

Holmgren, D. (2002) Permaculture: Principles and Pathways Beyond. Australia: Holmgren Design Services.

Porritt, J. (1996) In: Huckle, J. and Sterling, S. Education for Sustainability. London: Earthscan Publications Ltd.

 [7] Rebello, D. (2003) What is the role for Higher Education Institutions in the UN Decade of Education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Education for a Sustainable Future.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ies. Prague.

史根东 (2004) 《可持续发展教育报告2003年卷──中国EPD教育概论》。北京:教育科学出版社。

可持续培育课程案例研究:冯 凌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