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可持续发展教育(ESD)项目研究人员结合国家推进素质教育的实际需要,对国际可持续发展教育理念进行了中国化的改造,构建了中国特色的可持续发展教育基本理论。这项本土化的理论构建既保证了项目指导思想具有崭新的国际视野,又保证了项目实施思路具有能够指导中国教育改革与创新实践的应用价值。许多地区的经验表明,本土特色鲜明的中国可持续发展教育基本理论,对深化与扩展项目学校的素质教育产生了有效的导向作用,并且对国际可持续发展教育理念扎根于中国产生了奠基作用。

       中国可持续发展教育理论构建的创新价值之一在于,从可持续发展需要的角度论证了主体教育与可持续发展教育的狭义和广义内涵。

(一)关于主体教育和可持续发展教育的内涵

1.关于主体教育理论

       中国可持续发展教育项目的理论设计者认为,从本质上看,个体的主体性发展存在着三种状态:受压抑状态、积极发扬状态和过分张扬状态。当主体性处于受压抑状态时,主体性表现为依附性、奴隶性,那种主体性是一种萎缩性的主体性,它会抑制、制约经济社会发展。当主体性处于积极发扬状态时,主体性表现为积极的主体精神,那种主体性是一种建设性的主体性,它能够促进经济社会稳健可持续发展。当主体性处于过分张扬状态时,主体性表现为主观随意性,那种主体性则是一种破坏性的主体性,它也会抑制、制约经济社会的发展。针对个体主体性发展存在的上述三种状态,主体教育有狭义和广义之分。

l        狭义主体教育

       在我国社会主义体制下发展市场经济,大规模推进工业化进程,极大地激发了广大中国公民个体参与经济竞争的积极性与创造性,空前地弘扬了人的主体精神,促使国家经济社会出现了蓬勃发展的繁荣局面。要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持续推向前进,需要进一步挖掘我国作为人口大国所蕴藏的丰富的人力资源潜力并发挥其巨大优势,要实现这一目标,必然需要大力推进主体教育,将每一个青少年培养成为具有主体精神与相应能力的新型公民。这种以公民个体主体精神与相应能力为核心内容的主体教育是狭义的主体教育。

l        广义主体教育

       人类正在由工业文明时代迈向生态文明时代。工业文明时代是一个呼唤生产者个体主体精神并且已经使这种主体精神得到了积极发扬的时代。正是由于广大公民个体主体精神与相关能力的普遍发扬,经济社会发展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活力与动力,建立在生产者个体主动行为基础之上并且以他们的主动性、积极性作为主要推动力的市场经济得到快速发展,人类创造出了空前巨大的科学技术成就。

       同时又要看到,由于公民个体(或由个体组成的局部利益群体)主体性的过分张扬,愈益普遍地出现了破坏生态环境、过度消耗资源等严重问题,产生了抑制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破坏性后果。就世界而言,近半个世纪以来,全球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出现了一系列工业化初期未曾出现的新问题,迫切需要人类改变单一鼓励个体或局部利益群体主体性过分张扬导致经济社会发展失衡、社会财富分配不均并且危及人类自身可持续发展的发展观,重新确立不同以往的新的解决思路与解决策略。这一新的解决思路和解决策略就是正在到来的生态文明时代所倡行的人类“类主体”的价值观。以人类“类主体”精神为核心内容进行的主体教育,是广义主体教育。

2.关于可持续发展教育理论

       在正在到来的生态文明时代,人们已经认识到,人与自然的关系既包括改造与被改造、征服与被征服的对立关系,又包括人在改造与征服的过程中对自然加以保护的和谐关系。基于这样的认识,生态文明时代要求树立一种新的世界观,其核心是:自然既是人类改造征服的对象和工具,又是人类赖以生存并求得持续发展的载体与依靠;就人类而言,地球是跨越国籍与民族的所有人类共同生存共同发展的共有家园;人类的持续发展与自然的持续得以保护同等重要,而人类的持续发展又以自然的持续得以保护为条件与前提。

       生态文明时代同时要求树立一种新的人生观,其核心是:人是自然的主宰,又是自然的守护者,人的主观能动性与创造性既要表现在开发与利用自然的过程中,又要表现在保护自然、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过程中。在开发与利用自然、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发展以及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完整活动过程中,才能充分体现人生的最高价值。就本质而言,这样的新价值观与人生观所倡导的正是可持续发展思想。这种以生态文明时代倡行的可持续发展价值观和人生观为核心进行的教育是可持续发展教育。可持续发展教育有狭义和广义之分。

l        狭义可持续发展教育

       狭义可持续发展教育是用可持续发展方面的科学知识、科学思想对受教育者进行教育与训练,使他们形成可持续发展思想与相关知识及能力的过程。从国家与民族可持续发展的现实与长远需要出发,必然要求广大青少年和全体公民具有可持续发展方面的科学知识、科学思想及实际能力。鉴于此,对广大青少年和全体公民进行可持续发展的专门教育势在必行。从这个意义上看,狭义可持续发展教育也可称作专门性可持续发展教育。

l        广义可持续发展教育

       广义可持续发展教育是指教育功能的重新定位,强调教育应当承担起为促进可持续发展服务的时代使命,应当以社会、环境与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需要为导向推进教育改革与创新。

       综上所述,当前人类社会正在从工业文明时代走向生态文明时代,而中国面临既加快推进工业化进程又及时应对生态文明时代挑战的双重任务。在这一形势下,主体性的二重性价值应当引起人们的认真关注。人们应该适时调整自己的视角,既要随时表现出积极发扬状态的个体主体精神,又应自觉树立关注全体人类利益的“类主体”价值观,这才是当今时代人之主体精神的完整表现;从社会、环境与经济可持续发展需要出发,从狭义和广义两个层面关注主体性教育,才是主体教育的完整内涵。与此同时,在狭义与广义两种可持续发展教育的关系中,狭义可持续发展教育是广义可持续发展教育的重要基础和组成部分,广义可持续发展教育是狭义可持续发展教育的必要宏观背景和外在条件。可以说,从可持续发展需要的角度论证主体教育狭义和广义的内涵,进而论证可持续发展教育狭义和广义的内涵,是中国可持续发展教育项目做出的一项具有创新价值的理论贡献。

(二)关于主体教育和可持续发展教育的理论关联性

       中国可持续发展教育理论构建的创新价值之二在于,从可持续发展需要的角度论证了主体教育和可持续发展教育的理论关联性。

       中国可持续发展教育项目的理论设计者认为,主体教育和可持续发展教育之间存在着内在的理论关联性,主要表现是:第一,推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需要培养具有主体精神与相关能力的新一代公民;适应生态文明时代需要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需要培养具有可持续发展意识与相关能力的新一代公民。为此,在当前的形势下,同时培养青少年的主体精神和可持续发展意识及相关能力势在必行。第二,生态文明时代倡导的人类“类主体”价值观,就本质而言,就是可持续发展价值观。前者从人自身发展角度认识问题,后者从社会、环境与经济发展角度认识问题。承认人类“类主体”的存在,也就承认了人类社会、环境与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必然性;同样,认识到人类社会、环境与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意义,也就维护了人类“类主体”的整体利益。第三,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轨道上推进可持续发展战略,需要亿万具有主体精神的公民的广泛参与。为此,培养青少年的主体精神与相关能力,并向他们传授可持续发展意识与相关能力,就必然成为落实可持续发展战略的基础性任务,也自然成为当代教育改革与发展面临的重要任务。由此可见,主体教育和可持续发展教育在育人目标上具有统一性,在教育内容上具有一致性,在任务定位上具有同一性。深入研究二者的关联性,能够使可持续发展教育研究建立在人的主体性研究的基础上,并进而将社会可持续发展研究同人的发展研究紧密结合起来,对深化主体教育和可持续发展教育理论及实践研究具有重要意义,这也是中国可持续发展教育项目取得良好实践成效的关键因素。

(三)关于运用主体教育思想和可持续发展教育思想创建新型学校育人模式

       中国可持续发展教育理论构建的创新价值之三在于,将主体教育思想和可持续发展教育思想共同作为学校创建新型学校育人模式的总体指导思想。

       中国可持续发展教育项目的理论设计者认为,推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需要培养具有主体精神的新型公民,而落实可持续发展战略需要提高广大公民尤其是青少年的可持续发展意识与能力。这样的形势必然要求,将主体教育思想和可持续发展教育思想共同作为创建新型学校育人模式的总体指导思想。

       实现这一点的重要环节是:第一,将开展教学模式创新作为推进人才培养模式创新的基本出发点,在实行新课程标准并实施新教材的新形势下(即在教学目的与教学内容已经确定的前提下),抓住教学方法和学生学习方式改革的关键环节,大力推进教学模式创新。第二,根据教育教学实际的需要,以及广大教师的接受程度,将主体教育思想与可持续发展教育思想具体设计为“主体探究、综合渗透、合作活动、创新发展”的16字课堂教学实验原则和“主体探究、关注社会、合作体验、创新发展”的16字专题活动实验原则,用以指导构建新型教育教学实践模式,即“主体探究—综合渗透”型教学模式和“主体探究—关注社会”型专题教育活动模式。

       8年来的实践证明,将可持续发展教育融入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和素质教育的实践,既是必要的,也是可行的。中国可持续发展教育项目设计与采用的实验原则、课堂教学模式和专题教育活动模式及其实施要求,同我国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与素质教育目标及操作要求高度一致;通过将可持续发展教育融入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和素质教育,创造出了特色鲜明的落实课标与素质教育要求的成功经验;一大批实验学校为推动课程改革、实现素质教育的突破性进展做出了重要贡献,受到当地教育行政部门和媒体的良好评价。

    (四)关于教育促进可持续发展的时代功能

       中国可持续发展教育理论构建的创新价值之四在于,在中国学习落实科学发展观和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新形势下,阐述了教育促进社会、环境与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内涵、功能、途径等。

       教育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的内涵是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变化的。在学习落实科学发展观的新形势下,教育应当树立为社会、环境与经济可持续发展服务的方向。

       当前,教育系统落实科学发展观的基本定位应当是,将科学发展观作为新时期教育改革与发展的重要指针,用科学发展观统领教育工作全局。这种统领作用既要表现在这一新的发展观对教育自身发展的总体指导作用上,还应当表现在教育面向社会、环境与经济可持续发展所发挥的服务功能上。

       首先,教育进一步发挥为可持续发展服务的功能,是新时期社会、环境与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需要。在我国,现代化建设也正在面临人口、资源、环境的承载力趋向极限,国际竞争更趋激烈的双重挑战。面对国家、民族以至整个人类未来发展的长远需要,教育应当先行承担起为可持续发展服务的责任。正是从这样的认识出发,联合国在2003年召开的重要会议上做出决定,将于2005—2014年间在全球范围内推进“教育促进可持续发展十年”。实施这一计划的重要思想是,进一步发挥教育在促进社会、环境与经济可持续发展过程中的作用。

       其次,教育进一步发挥为可持续发展服务的功能,是进一步推动教育改革与创新的需要。当前,同社会、环境与经济可持续发展未来的需要相比,现行教育存在着相当一些不相适应的地方,诸如教育为可持续发展服务的方向和育人目标尚不够明确,可持续发展价值观还没有成为实施素质教育和教育创新的主导价值观,部分教育内容滞后于或有悖于可持续发展价值观的要求,等等。如果不及早对这些不适应的地方加以修正与更新,教育势必成为国家可持续发展进程的制约因素。由此,随着教育在实现可持续发展未来目标中日益发挥引领作用,必将会在人类社会生活中占据更具影响力的主导地位。促进可持续发展的教育,正在并将会成为21世纪新教育的代名词。

       再次,教育进一步发挥为可持续发展服务的功能,将会有利于在广大公民尤其是青少年中大力弘扬可持续发展价值观,最大限度地丰富素质教育的内涵并扩展其外延。可持续发展价值观是适应正在到来的生态文明时代的需要,人们认识世界、做出选择与规范行为的指导思想、价值标准和行为准则。实行促进可持续发展的教育,其中心任务就是进行新的价值观教育。可持续发展价值观的主要内涵是尊重当代人与后代人、尊重差异与多样性、尊重环境、尊重地球资源。可以预见,随着包括上述内涵的可持续发展价值观教育的深入,将把每一个社会成员的思想境界和人生理想提升到一个更高的层次,并且进而引导整个社会逐步迈入和谐发展的更高阶段。

        最后,教育进一步发挥为可持续发展服务的功能,将会加快终身教育体系和学习型社会的建设进程。

中国可持续发展教育项目的理论创新特色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